<cite id="hhnvr"><span id="hhnvr"></span></cite><cite id="hhnvr"><video id="hhnvr"></video></cite><var id="hhnvr"><strike id="hhnvr"></strike></var>
<var id="hhnvr"></var><var id="hhnvr"></var>
<var id="hhnvr"></var>
<menuitem id="hhnvr"></menuitem>
<thead id="hhnvr"><del id="hhnvr"></del></thead>
<var id="hhnvr"></var>
長江商報 > 新東方等三教培巨頭市值年內蒸發4388億   “雙減”落地校外培訓市場面臨大洗牌

新東方等三教培巨頭市值年內蒸發4388億   “雙減”落地校外培訓市場面臨大洗牌

2021-07-26 07:19:5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編者按

旦夕之間,教培業的寒冬已至。7月24日,《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雙減”意見)落地。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頭股價暴跌。新東方大跌54.22%,高途集團跌幅達63.26%,好未來跌幅超過70%,單日跌幅均超歷史紀錄,三家公司市值合計蒸發655億元。

除上市公司之外,一批教育行業獨角獸也被擋在上市門外。對此,業內分析,教育行業將會進入一輪深入洗牌期,一批上市培訓教育上市公司將被清理,獨角獸企業上市夢碎,小型機構或私人培訓班也將面臨淘汰。

多位教育界人士和學生家長一致認為,“雙減”意見的出臺對中國教育事業和孩子的成長將大有裨益,其社會利好效果會逐步顯現。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視覺中國圖

中概教育股慘遭重挫,進入至暗時刻。

美國東部時間,7月23日, 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的三大教育巨頭股價暴跌。新東方(EDU.N)大跌54.22%,高途集團(GAOTU.N)跌幅達63.26%,好未來(TAL.N)跌幅超過70%,單日跌幅均超歷史紀錄。一夜之間,三家公司市值合計蒸發655億元。

在7月23日盤前,摩根大通大幅下調新東方等中概股教育股目標價,并給予減持評級。其中,將好未來評級從中性降至減持,目標價從70美元降至7.6美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今年以來,新東方等三家教育公司股價跌跌不休,股價均跌至地板。如今,三家公司市值合計只有635億元,較其高點時的5023億元蒸發了4388億元。

新東方等股價慘遭殺跌,與校外培訓監管政策有關。

最新消息稱,《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雙減”意見)已經落地。這意味著義務教育學科類校外培訓行業將被大大壓減,商業資本化將受到約束。

7月24日上午,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在“雞娃”形勢下,義務教育學科類校外培訓是與一塊十分誘人的大蛋糕,“雙減”意見落地,蛋糕將變成饅頭,行業洗牌在所難免。在其看來,新東方等具備一定規模的民辦教育機構可能會在職業培訓領域發力,整體前景不容樂觀。

高途集團股價暴跌97.64%

50歲的陳向東或將面臨人生的第二次抉擇。

2014年初,陳向東辭去新東方執行總裁職務,隨即創辦了跟誰學(高途集團前身),他邀約了主要由來自新東方等著名教育培訓機構和百度、阿里、騰訊、新浪、搜狐等頂級互聯網公司的精英。彼時,與新東方有所不同,跟誰學一開始就注入了互聯網基因,定位為在線教育。

跟誰學實現了快速發展。2015年3月30日,創建6個多月,跟誰學宣布A輪融資5000萬美元,刷新了中國創業公司A輪融資紀錄,估值達2.5億美元。

2019年6月6日,跟誰學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是首家盈利的K12在線教育公司在紐交所上市。

不過,高速成長的跟誰學迎來了包括灰熊、香櫞、渾水等多家機構做空,累計做空達16次,涉及財務造假、費用虛報、教師資格造假、學生人數等。對于這些質疑,跟誰學均予以反駁。

頻頻做空并未影響跟誰學的股價飆升。上市之初,跟誰學股價在10美元左右,去年5月26日,股價為31.02美元/股,今年1月27日,股價最高達149.05美元/股,市值飆升至253.39億美元。

今年4月,跟誰學更名為高途集團。

好未來的前身是學而思,由張邦鑫創立。2002年,尚在北京大學讀研究生的張邦鑫,與同學合伙創辦學而思,從事中小學課外輔導。2007年,在北大讀博士的張邦鑫退學,專心負責公司業務。2010年10月21日,學而思正式登陸美國紐交所,成為國內首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小幼教育培訓機構。2013年,公司更名為好未來。

上市以來,好未來股價整體上呈現上漲勢頭,今年2月16日,股價創新高,達到90.96美元/股,市值達181.77億美元。

今年59歲的俞敏洪是從北大辭職后創業的,1993年,其創立新東方學校。2006年,新東方在紐交所掛牌上市。相較于好未來和高途集團,新東方屬于大型綜合性教育培訓集團,業務包括外語培訓、中小學基礎教育、學前教育、在線教育、出國咨詢、圖書出版等各個領域。

今年2月16日,新東方的股價為199.74美元/股,創歷史新高,市值為339.89億美元。

然而,今年以來,強監管來襲,尤其是針對K12賽道。今年6月1日,市場監管總局召開新聞發布會,新東方、學而思、思考樂等15家校外培訓機構因為虛假宣傳、價格欺詐等被頂格處罰。此前,北京市場監管局對跟誰學、新東方在線、學而思、高思等四家頭部校外培訓機構進行處罰。

隨著監管趨嚴,反映在二級市場上的是股價大幅調整。今年3月12日,新東方分拆后,股價回落至17.64美元/股,隨后是跌跌不休。7月23日,股價大跌54.22%至2.93美元/股,較今年2月16日下跌了85.33%。如今的市值只有50.22億美元。

高途集團跟好未來也沒有幸免,股價持續下行,7月23日,兩家公司分別下跌63.26%、70.76%,股價分別跌至3.52美元/股、6美元/股,年內最大跌幅分別為97.64%、93.40%。

如今,新東方、好未來、高途集團的市值分別為50億美元、39億美元、9億美元,分別較年初高點時的339.89億美元、181.77億美元、253.39億美元減少289.89億美元、142.77億美元、244.39億美元。換算成人民幣,年內,三家公司合計4388億元市值蒸發。

業績回調轉型不可避免

股價深度下跌,反映的是市場對“雙減”意見出臺后新東方等公司影響的解讀。校外培訓機構產業轉型或不可避免。

實際上,2020年以來,包括新東方在內的多家校外培訓機構經營業績已經面臨較大壓力。

新東方,2020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4.13億美元,同比大增76.31%,而今年上半年,凈利潤為2.29億美元,同比下降12.91%。

2020年度,好未來實現的凈利潤為-1.10億美元,同比下降130.01%,上市10年來首次下降。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為0.53億美元,同比大增363.47%,但是,隨著監管新政出臺,今年能否實現業績增長仍是未知數。

高途集團的燒錢模式難以持續。2019年,高途集團實現營業收入3.03億美元,同比增長432.30%,凈利潤0.32億美元,同比增幅高達1053.33%。

而在2020年,其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0.92億美元,同比增幅為236.89%,而凈利潤則為虧損2.13億美元。今年一季度,其虧損金額就達到2.17億美元。

在銷售費用方面,2019年,高途集團投入1.49億美元,2020年,猛增至8.91億美元,今年一季度為3.48億美元。

高途集團不斷增長的銷售費用主要為為擴大用戶規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增加市場推廣費用,以及銷售和營銷人員薪酬增加。

顯然,巨額銷售費用吞噬了利潤,是公司虧損的重要因素之一。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新東方、好未來及高途集團,均重點發力K12教育,尤其是好未來和高途集團。

今年5月21日,“雙減”意見通過審議。7月23日,公開消息稱,“雙減”意見正式落地。這意味著,義務教育將強化學校教育的主陣地作用,而義務教育學科類校外培訓行業將被大幅壓減,并將嚴禁過度資本化。

校外培訓有著較大的市場需求,整治校外培訓市場從2018年就已開始,成效并不十分明顯,是否會“雷聲大、雨點小”?

7月24日,有分析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稱,從螞蟻上市被緩、滴滴出行被查、騰訊等龍頭均被調查事件看,監管層并不是說說而已,而是會真抓實干。

在沈萌看來,校外培訓新政的出臺,可以和鼓勵生育三孩聯系起來,為家庭教育減負。

沈萌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校外培訓是一個龐大的利益豐厚的蛋糕,尤其是義務教育學科類的校外培訓。隨著監管新政出臺,市場必將面臨重大調整,行業將面臨大洗牌。在其看來,包括新東方、好未來在內的校外培訓龍頭,都將會進行產業轉型。轉型方向,可能為包括出國留學、文藝、特長等,還包括財會、法律等職業培訓。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欲乱人妻少妇邻居_熟女人妇交换俱乐部_亚洲av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chinese中年熟妇free_绝品神医陆逸全文免费阅读_japanesefreesex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