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hnvr"><span id="hhnvr"></span></cite><cite id="hhnvr"><video id="hhnvr"></video></cite><var id="hhnvr"><strike id="hhnvr"></strike></var>
<var id="hhnvr"></var><var id="hhnvr"></var>
<var id="hhnvr"></var>
<menuitem id="hhnvr"></menuitem>
<thead id="hhnvr"><del id="hhnvr"></del></thead>
<var id="hhnvr"></var>
長江商報 > 福特科時隔8年再闖IPO業績原地踏步   流動性不足實控人黃恒標非法占資2300萬

福特科時隔8年再闖IPO業績原地踏步   流動性不足實控人黃恒標非法占資2300萬

2021-07-26 07:19:52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時隔8年,福建福特科光電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福特科)再度闖關IPO,依然存在變數。

福特科專業從事精密光學元組件、精密光學鏡頭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擁有包括華為、大華股份等一批全球知名企業客戶。公司稱,其產品全球市場占有率靠前。

然而,福特科的經營業績并不好看。2020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0.51億元。而在2017年至2020年的四年,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基本上是原地踏步。

福特科還存在流動性不足問題。2020年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0.31億元,而短期債務有0.66億元。奇怪的是,2020年,公司派發現金紅利0.15億元。

在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下,福特科的實際控制人還曾非法占用公司資金。2018年、2019年,實際控制人之一的黃恒標非法占用公司資金的金額合計為2300.96萬元。這一因素說明,公司內控治理有待加強。

營收凈利長期止步不前

再次沖刺IPO,福特科的底氣依然不足,因為公司經營業績乏善可陳。

福特科成立于2002年7月19日,10年后的2012年,公司就踐行沖刺A股IPO。當年,公司向深交所遞交了申報材料,想在創業板掛牌上市。遺憾的是,首次IPO以失敗告終。2013年3月,公司IPO被終止審查。

主板上市不成,一心要通過上市募資的福特科“曲線救國”,退而求其次,在新三板掛牌。2015年10月,公司通過在新三板掛牌,募資2800萬元。次年2月,又通過定增募資1000萬元。

顯然,新三板市場流動性較低,并不能滿足福特科的融資需求。

今年6月21日,福特科轉戰主板,再度沖刺A股IPO,擬在科創板掛牌。

兩次沖刺A股IPO,時間間隔了8年。那么,福特科發生了哪些變化?

2013年,福特科實現營業收入0.98億元、凈利潤0.03億元。2014年至2016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3億元、2.24億元、2.5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0.06億元、0.31億元、0.32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0.01億元、0.25億元、0.27億元。

首次IPO失敗后,福特科的經營業績表現為快速增長。不過,2016年,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同比增速明顯放緩。

從2017年開始,到2020年,福特科的經營業績表現為止步不前。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0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36億元、3.84億元、4.21億元、3.85億元,同比變動33.38%、14.30%、9.67%、-8.57%。同期凈利潤為0.42億元、0.53億元、0.41億元、0.51億元,同比變動29.55%、27.26%、-22.55%、24.47%;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37億元、0.43億元、0.35億元、0.38億元,同比變動38.78%、14.95%、-19.12%、9.67%。

由于基數較小,福特科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扣非凈利潤波動幅度較大,但從數據上看,整體而言,這四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為止步不前,且扣非凈利潤表現得更為明顯。

高度依賴政府補助和稅收優惠

不僅如此,福特科不高的凈利潤中,稅收優惠、政府補助貢獻不少。

據披露,2018年至2020年,福特科來自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金額分別為856.97萬元、754.22萬元、1326.64萬元。同期,公司還享受了兩項企業所得稅優惠,優惠的金額分別為878.25萬元、747.26萬元、649.68萬元。二者合計占當期利潤總額的比重為30.40%、30.50%、36.81%。

福特科產品全球銷售,每年還享受了出口退稅的優惠。這三年,公司享受的出口退稅金額分別為239.36萬元、112.08萬元、278.08萬元。

綜上所述,近三年,稅收優惠和政府補助等合計占當期利潤總額的40%左右。由此可見,公司存在對政府補助及稅收優惠的依賴。

福特科專注于精密光學元組件、精密光學鏡頭的研發、設計、制造和銷售。

在招股書中,福特科稱,在精密光學元件組件領域,公司產品在半導體檢測、智能制造等先進制造業領域廣泛應用,在半導體行業薄膜測量等高精密光學測量儀器檢測技術領域做出了重大突破,與DANAHER、ALIGN等全球各領域知名公司保持長期穩定合作關系。在精密光學鏡頭領域,公司主要客戶包括華為、大華股份、宇視科技等行業領先企業。

根據TSR報告,2018年,福特科在全球安防視頻監控鏡頭市場占有率達到5.6%,全球排名第六。其開發的黑光級、星光級超低照度高清鏡頭等具備較高水平,在720P-960P、4K等高清、超高清視頻監控鏡頭市場占有率分別排名第四和第三。

從福特科的表述看,公司擁有一大批全球知名企業客戶,有著較強的市場競爭力。但這些競爭力與經營業績并不相匹配。

流動性不足IPO前突擊分紅1500萬

福特科還存在流動性不足、實際控制人非法占用資金等較為突出的問題。

盡管在新三板掛牌兩次募資,近年來持續盈利,但福特科仍然存在流動性不足問題。

截至2020年度,福特科賬面貨幣資金為0.31億元,而短期借款0.45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0.21億元,短期債務合計為0.66億元,超過賬面貨幣資金的2倍。而在2019年,公司貨幣資金0.47億元,短期債務為0.90億元,還有長期債務0.32億元。

時過一年,公司財務狀況并未有明顯改善。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雖然福特科面臨著不小的償債壓力,但公司在IPO突擊實施現金分紅,無疑會加劇償債壓力。

今年6月21日,福特科向上交所遞交申報材料,擬在科創板上市,而在今年6月24日,公司實施每10股派發2元(含稅)紅利,合計派發1538萬元。

不僅如此,福特科原本流動性不足,在此種情況下,公司實際控制人還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

福特科的股權整體上較為分散,實際控制人羅建峰、黃恒標分別直接持有公司4.81%股權、4.98%股權。二人分別持有華旭光電30%股權,對其形成實際控制,華旭光電持有福特科15.07%股權。以此計算,羅建峰、黃恒標二人直接間接合計持有福特科18.83%股權,但實際控制福特科24.85%股權。二人結為一致行動人,因此,二人為福特科的共同實際控制人。

近年來,黃恒標頻頻占用福特科資金。

根據招股書,黃恒標及華旭光電通過支付供應商采購款方式,于2018年初占用公司資金1091.77萬元,2018年度占用公司資金874.39萬元,上述款項已在2018年底前陸續償還。

此外,黃恒標還通過支付員工備用金的方式,2018年度占用福特科資金149萬元,2019度占用資金185.80萬元。

福特科原本資金不足,反而被實際控人及其關聯占用。這不僅影響公司流動性,也說明公司治理存在明顯缺陷。

福特科稱,針對這一公司治理存在的缺陷,公司進行了積極整改,這些非經營性占用的資金均在2019年底全部歸還。截至2020年底,公司的法人治理不存在重大缺陷。

此外,福特科還存在違規擔保問題。2019年1月24日,福特科以1500萬元定期存單質押的方式,為關聯方福建集龍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國民生銀行福州分行申請1500 萬元商業承兌匯票貼現提供擔保。該筆擔保發生時,福特科未履行審議程序,也未及時進行信息披露。

對此, 2019年9月18日,全國股轉公司監管部下發處罰通知(福特科當時在新三板掛牌),并委托福特科時任主辦券商華福證券,向福特科及相關主體轉達口頭警示。

本次IPO,福特科還存在系列問題。諸如2020年,公司對一年內的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比例僅為2.62%,遠低于同行的3%、5%。公司還存在不少三類股東情形,目前,正在清理整改,如果未能按期完成整改,并符合相關要求,將成為公司本次IPO的障礙。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欲乱人妻少妇邻居_熟女人妇交换俱乐部_亚洲av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chinese中年熟妇free_绝品神医陆逸全文免费阅读_japanesefreesex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