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凱金能源四年三闖IPO募資縮水59% 寧德時代貢獻六成營收依賴癥嚴重

    凱金能源四年三闖IPO募資縮水59% 寧德時代貢獻六成營收依賴癥嚴重

    2021-08-09 07:25:0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4年3闖IPO,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供應商凱金能源上市熱情極度高漲。

    日前,廣東凱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凱金能源”)向證監會遞交上市申請書,這是公司四年來第三次向IPO發起沖刺。

    “向寧德時代銷售金額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較高”是凱金能源首次IPO被否的重要原因。而凱金能源對寧德時代的“依賴癥”仍然突出。招股書顯示,凱金能源對寧德時代的銷售收入占比高達六成。

    此外,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凱金能源此次IPO計劃募資10.2億元,較2019年二度沖刺創業板上市時25億元募資額縮水59%。其中擴產項目及研發中心項目投入募資減少65.62%,補充流動資金項目投入募資增長73.91%。

    針對上述問題,上周,長江商報記者向凱金能源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三闖IPO補流項目募投規模增74%

    近日,證監會披露申請滬市主板上市的公司招股說明書,其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凱金能源。此前,凱金能源已經兩次沖刺創業板上市未果。

    資料顯示,凱金能源成立于2012年3月,是國內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專業供應商2018年7月17日,凱金能源首次IPO因過度依賴大客戶寧德時代、委外加工風險、快速變更募投項目和毛利率波動等問題被證監會“拒之門外”。2019年5月,凱金能源再次沖刺創業板,2019年7月被證監會抽中現場檢查,又是鎩羽而歸。2021年7月,凱金能源又來上交所碰運氣。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凱金能源三次沖刺上市,三份招股書的募投項目也有大幅變化。

    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凱金能源計劃募集資金10.2億元,分別投入年產5萬噸高性能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建設項目、研發中心建設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擬分別投入募資6.9億元、1.3億元和2億元。

    而2019年的招股書中,凱金能源計劃募集資金高達25億元,擬用于年產6萬噸高性能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及研發中心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擬投入募集資金分別為23.85億元和1.15億元。此前在2017年的招股書中,凱金能源擬募集資金為5.98億元,全部用于1.5萬噸鋰電池石墨負極材料(一期)及研發中心項目。

    對比發現,凱金能源此次計劃募資較2019年時縮水59%。其中,擴產項目及研發中心項目規?s減,投入募資減少65.62%,補充流動資金項目投入募資增長73.91%。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8-2020年,凱金能源主要產品(人造石墨和復合石墨)的產能、產量及銷量不斷提升,但是產能利用率卻呈現出下降的趨勢,分別為96.09%、90.76%和74.37%。對此,公司解釋稱是2020年受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導致產能利用率有所下降。

    六成銷售收入依賴寧德時代

    據了解,凱金能源的大股東仰永軍曾是杉杉股份的高管,擁有著二十年的鋰電池經營營銷經驗,其于2012年辭職創業成立凱金能源。如今,凱金能源成為了杉杉股份的競爭對手。

    從最開始相距甚遠,到目前業績來看,二者的經營狀況幾乎可以相提并論。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凱金能源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2.59億元、18.61億元和16.3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1億元、1.57億元和1.58億元。而杉杉股份在2020年營收為19.28億元,凈利潤為1.3億元。

    同時,招股書顯示,凱金能源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出貨量分別為2.62萬噸、4.31萬噸和4.84萬噸,出貨量年復合增長率為35.89%,國內負極材料市場占有率分別為14%、16%和13%,連續三年穩居國內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行業前四、人造石墨材料行業前三。

    但需要注意的是,仰永軍和妻子晏犖兩人曾互換公司任職,最初2012年辭職創業時,仰永軍和妻子晏犖分別創立了凱金電池(現凱金能源)和凱欣電池,但是兩家公司的經營范圍相同,而且在報告期內,兩家涉嫌利益輸送,這也曾受到證監會質疑。

    另一方面,在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退坡的大背景下,凱金新能源保持著營收和凈利潤的高速增長,主要依靠寧德時代等大客戶。2018年至2020年,凱金能源前五大客戶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71.80%、78.09%、73.26%。其中,公司對寧德時代的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5.57%、64.39%、59.77%。

    而“向寧德時代銷售金額占營業收入的比例較高”正是凱金能源首次IPO被否的重要原因。對此,凱金能源在回復證監會的反饋意見時稱,與寧德時代是“相互依賴”的關系。

    但是,長江商報記者查詢寧德時代2020年年報發現,其前五大供應商中,來自第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額為9.8億元,占年度采購總額的比例為2.32%,凱金新能源并不在寧德時代前五大供應商之列。也就是說,凱金新能源對于寧德時代形成了單方面的依賴。

    寧德時代“依賴癥”仍存,凱金能源此番是否能如愿闖關IPO?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