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張帆三換賽道度過生死危機   匯頂科技市值蒸發千億加速換擋

    張帆三換賽道度過生死危機   匯頂科技市值蒸發千億加速換擋

    2021-09-13 08:17:2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從神壇跌落的張帆,正在試圖孕育新的崛起。

    張帆是在不斷求變中崛起的,并躍至神壇。他參與過北斗導航研發,為日本企業打過工,1997年開始創業。

    張帆的人生第一桶金概念有些模糊。初始初業,是前老板助其解決資金困境。從固定電話IC卡芯片起步,張帆快速崛起,但隨著固定電話市場違規,張帆的事業接到了“死神”的召喚。蘋果第一代機的發布,讓張帆尋覓到了重生之機。

    接連轉換賽道,從IC卡芯片到觸控芯片,再到指紋芯片,張帆依托研發創新,站上了全球行業之巔。張帆控制的匯頂科技(603160.SH),占了全球屏下指紋市場份額的57%,OLED屏下指紋芯片市場份額更是高達75%,張帆因此被稱為國產芯片之王。

    然而,隨著市場競爭加劇、疫情影響及國際形勢變化,匯頂科技快速跌落,公司市值從1777億元縮水至496億元,整整蒸發了1281億元。

    張帆正在進軍物聯網,布局產業多元化。張帆說,企業的成長,一定程度上是研發投入不斷增加的過程,一個把機會轉化成價值的過程。

    18年煉就國產芯片之王

    張帆的成功,是在不斷求變、不斷將機會轉化成價值中實現的。

    作為理工男,張帆的創業熱情,也是被改革開放的春風激發的。

    1965年出生的張帆,1982年考上成都電訊工程學院(后改名為電子科技大學),專業為雷達對抗。大學畢業后,張帆進入了電子工業部第十研究所(現在屬于中電科旗下),主要工作是參與北斗導航系統的開發。這在當時是一份穩定、且讓人羨慕的工作。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深圳,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佛下,儼然已是創業發家的熱土,為全球所矚目。1993年,心被觸動了的張帆不再猶豫,辭職下海,加入南下淘金陣營。

    南下深圳,張帆最初是進入日本北陸電器株式會社從事銷售工作,踏實的工作態度和出色的業績贏得了老板賞識。

    公開消息稱,張帆提出對產品改進意見,不被接受,并因此引發矛盾。無奈之下,張帆決定辭職創業。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老板很看好他,出資百萬元相助。

    初始創業,張帆創立深圳市成電新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主要做固定電話業務,完成了不少創新項目,生意上可謂是風生水起。

    2002年,張帆創立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就是后來在A股上市的匯頂科技。

    依托技術,張帆推動了固話業務技術進步,并贏得了國內市場一半的份額。

    然而,隨著智能手機時代到來,固話業務日漸萎縮,看不到希望的員工離職。張帆也遇到了創業以來的首次生死危機。

    期間,匯頂科技還為一些小家電的觸控面板提供芯片支持,并與步步高合作。但隨著步步高逐步退出電磁爐市場,張帆再次處在了生死存亡關頭。

    直到2007年,蘋果發布第一代iPhone,以多點電容觸控為代表點技術革新震撼了手機行業和傳統手機企業,這讓張帆看到了新的希望。于是,匯頂科技向手機和平板觸控芯片行業轉型,并迅速攬下了第一個客戶波導。

    這次產業轉型,真正意義上的成功是2010年。相傳,張帆的美國合伙人回深圳,在香港轉機赴深圳的小巴上,與尋覓已久的聯發科Android工程師偶遇。此時聯發科正被美國高通打壓,尋求向Android解決方案轉型。

    就是這次偶遇,促成了匯頂科技與聯發科的合作,后者400萬美元戰略投資匯頂科技。

    2010年聯發科芯片Android方案大量出貨,匯頂科技手機與平板電容觸控芯片方案也因此熱銷,市場爆發。

    電子產品更新換代較快,智能手機的技術也不斷更迭。歷經三年爆發式增長后,國內智能手機普及基本完成,廠商價格戰,匯頂科技經營業績承壓。

    2013年9月,蘋果發布首款帶有指紋識別功能的手機——iPhone 5s,張帆敏銳意識到,指紋觸控芯片領域將大有可為。

    2014年5月,匯頂科技正式進入指紋識別行業,隨即推出了指紋觸控產品樣機。因此,匯頂科技是全球首家推出“正面應用于Android手機的指紋識別芯片”的公司,產品首次應用于2014年9月發布的魅族MX 4 Pro中。

    匯頂科技在指紋識別行業新品迭出。2015年,公司發布支持玻璃蓋板的指紋識別芯片并商用量產,2016年,發布了應用于移動終端的活體指紋檢測技術Live Finger Detection,2018年推出屏下光學指紋。

    在指紋芯片領域,張帆獲得了巨大成功。2019年,匯頂科技的OLED光學屏下指紋方案的出貨為1.1億片,占光學屏下指紋全球市場份額高達75%,占全球整體屏下指紋市場份額也達到57%。行業第二、三位的神盾、思立微全球市場份額分別為12%、7%。

    張帆在指紋芯片領域做到了極致,因此被市場稱之為國產芯片之王。而這,張帆用了18年。

    加速轉型應對大單品挑戰

    短短一年,張帆跌落了神壇,正面臨著巨大挑戰。

    2019年,匯頂科技實現營業收入64.73億元,同比增長73.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23.17億元,同比增長212.10%,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21.89億元,同比增長225.76%,均創下歷史新高。

    然而,2020年,匯頂科技的經營業績開始轉向。當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66.87億元,同比增速僅為3.31%,勉強維持增長。凈利潤為16.59億元、扣非凈利潤13.74億元,同比分別下降28.40%、37.24%。

    對此,公司解釋稱,受市場競爭加劇、疫情等綜合影響,營收增長速度放緩,而研發投入力度持續增加等,導致凈利潤下降。

    同樣是這樣的因素,導致公司今年上半年的經營業績繼續下降。

    今年上半年,匯頂科技實現營業收入29.10億元,同比下降4.78%,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4.21億元、2.78億元,同比下降29.60%、49.96%。

    二級市場上的投資者對匯頂科技今年的經營業績早就開始擔憂,并引發股價大幅下跌。

    今年2月25日,匯頂科技股價最高達388元/股,為2016年10月17日上市以來的最高峰,較其首發價19.42元/股上漲了約19倍。其時,公司市值達1777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匯頂科技也是A股市場上首家市值超千億的芯片股。

    然而,到了今年9月10日,公司股價回落至108.29元/股,較其高點下跌了72.09%,市值僅約為496億元,較高點蒸發了1281億元。

    如此狀況引發市場對張帆的追問,匯頂科技還能重新崛起嗎?

    在市場分析人士看來,匯頂科技的陷落,除了上述公司解釋的因素外,深層次原因,與公司產品結構單一,產業轉型艱難密切相關。

    從公司主營業務營收構成看,2020年,指紋識別芯片、觸控芯片、其他芯片收入占比分別為75.60%、16.11%、8.29%,今年上半年,三者收入占公司收入的比重比分別為66.33%、17.64%、 14.59%。

    指紋芯片仍然是公司收入的主要來源,隨著毛利率下滑,凈利潤下滑速度超過營業收入。

    張帆已經意識到大單品帶來的經營挑戰,正在推動產業轉型轉檔。張帆曾說,行業市場變化,5G、人工智能行業沖擊,新興競爭對手涌現,匯頂科技不僅要繼續加大技術研發力度,還要拓展更多的業務,拓寬戰略布局,增強企業的市場風險抵御能力。

    早在2018年,張帆推動匯頂科技開始向物聯網領域轉型,途徑主要是并購。2018年,公司收購全球領先的半導體蜂窩IP提供商——德國CommSolid,進軍NB-IoT(基于蜂窩的窄帶物聯網)領域。去年2月,又完成了對NXP VAS業務并購,助力匯頂科技拓展這些技術在汽車等領域的發展機會。

    公開資料顯示,NXP是安卓智能手機中領先的音頻方案提供商,目前市占率處于行業第一的位置,主要的競爭對手為Cirrus Logic、TI等。VAS業務包含3大產品線,分別為音頻放大器、音頻轉換器以及智能觸覺驅動器。

    匯頂科技還收購了德國Dream Chip Technologies GmbH(以下簡稱DCT)公司,后者擁有全世界頂尖的數字電路設計能力,將助力公司開拓汽車市場。

    除了并購,匯頂科技自身研發的新品也不斷問世。公司開發的入耳檢測+觸控二合一方案、血氧傳感器、Bluetooth LE芯片、主動降噪音頻編解碼芯片等,實現了規模量產。

    張帆曾說,創新很難,很難判斷是否正確,不是每個公司每一仗都打得贏。

    顯然,新業務目前無法成為匯頂科技整體業務支撐,更不能猛彌補指紋識別芯片盈利能力下滑造成的損失。

    加速產業在轉型,張帆能重拾輝煌嗎?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