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亨迪藥業依賴單一產品業績增速放緩   推廣商社保繳納為零推廣費8591萬存蹊蹺

    亨迪藥業依賴單一產品業績增速放緩   推廣商社保繳納為零推廣費8591萬存蹊蹺

    2021-10-18 08:00:4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隨著亨迪藥業過會,“資本大鱷”劉益謙再添一家上市公司。

    亨迪藥業主要從事化學原料藥及制劑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是中國最大、世界第二非甾體抗炎藥布洛芬的供應商。資本大鱷劉益謙通過直接、間接持股以及一致行動人安排,實際控制亨迪藥業85%股權,為其實控人。

    近年來,受主要產品布洛芬價格下降等因素影響,亨迪藥業業績增速持續放緩甚至下滑。

    亨迪藥業市場推廣費備受質疑,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其市場推廣費占當期銷售費用比重分別為75.79%、77.59%和66.25%,始終高于50%,三年市場推廣費合計為8591.39萬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亨迪藥業所選擇的第三方推廣公司基本上都不符合IPO說明書披露的選擇標準,多數公司沒有醫療推廣經驗,有公司繳納社保人數為0。

    對此,長江商報記者向亨迪藥業公開郵箱發送采訪函請求釋疑,但是截至發稿,亨迪藥業尚未回復。

    市場推廣費存蹊蹺

    公開資料顯示,亨迪藥業成立于1995年,主要從事化學原料藥及制劑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并形成以非甾體抗炎類原料藥為核心,心血管類、抗腫瘤類等特色原料藥為輔助的產品體系。

    提及亨迪藥業,其背后的“掌權人”劉益謙或更為市場所熟知。天眼查信息顯示,劉益謙控股多家上市公司,目前在14家企業任職,且對224家企業擁有著實際控制權。

    招股書顯示,亨迪藥業實控人劉益謙控制公司51%股權,子女劉妍超、劉雯超、劉天超和劉思超為其一致行動人,劉益謙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亨迪藥業85%股權。亨迪藥業若成功上市,劉益謙將再添一家上市平臺。

    但亨迪藥業受到的質疑不少。長江商報記者查閱招股書發現,亨迪藥業的市場推廣費存在利益安排嫌疑。

    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以下簡稱“報告期”),亨迪藥業的銷售費用分別為4830.27萬元、5141.50萬元和1420.86萬元。其中,市場推廣費分別為3660.84萬元、3989.29萬元、941.26萬元,占當期銷售費用比重分別為75.79%、77.59%和66.25%,三年市場推廣費合計為8591.39萬元。

    此前深交所出具的審核函中,專門要求公司和中介機構對市場推廣費合規性進行核實,問題的要點包括“市場推廣費使用是否存在不當利益安排,是否能夠有效防范商業賄賂風險”。

    而國泰君安作為保薦人在回復中明確表示“發行人的市場推廣費使用不存在不正當利益安排”。

    但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亨迪藥業所選擇的第三方推廣公司基本上都不符合IPO說明書披露的選擇標準,多數公司沒有醫療推廣經驗、繳納社保人數為0-4個。

    比如,2018年至2020年,上海道攜商務咨詢事務所為亨迪藥業的第五、第二和第二大推廣服務商,但據工商信息顯示,報告期內,道攜商務社保繳納人數始終為0。亨迪藥業于2018、2019年的第一大推廣服務商北京洛斯體育文化有限公司,不僅沒有任何醫療推廣經驗,參保人數一直為0,而且身纏一大堆官司,老板張京錚也多次被列為老賴。亨迪藥業還有2家推廣服務商在同一天(2019年11月12日)蹊蹺注銷。

    而亨迪藥業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明確表示,公司選取推廣服務商的標準包括:“推廣服務商經營正常,無各類行政處罰、限制記錄;推廣服務商有經驗豐富的人員團隊,有產品的推廣經驗等等”。

    業績增速大幅放緩

    在業績方面,受主要產品布洛芬價格下降影響,亨迪藥業近年業績增速持續放緩甚至下滑。

    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亨迪藥業營業收入分別為5.17億元、6.6億元和5.92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41.14%、27.63%和-10.17%;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773.54萬元、1.00億元和1.68億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364.91%、110.09%和67.59%。

    據最新數據,2021年上半年,亨迪藥業的營業收入為2.77億元,同比下滑5.85%;歸母凈利潤為6799.76萬元,同比下滑26.13%。

    作為一家老牌藥企,亨迪藥業的主營業務主要依賴世界第二非甾體抗炎藥布洛芬的產出。報告期內,公司布洛芬原料藥的銷售收入分別為3.5億元、4.79億元和4.5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7.76%、72.90%和76.09%,因此,公司存在主要產品相對集中的風險。

    另一方面,亨迪藥業稱視研發創新為核心驅動力,圍繞非甾體抗炎類、心血管類、抗腫瘤類等重點疾病領域開展原料藥及制劑的研發和產業化。但在研發投入方面,2020年亨迪藥業研發費用2297.56萬元,同比下滑8.08%。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相比,其研發費用率低于行業平均值,而銷售費用率卻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此外,對于原料藥企業而言,環保問題是懸于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亨迪藥業同樣不例外。今年6月,荊門市生態環境局曾向其出具環境違法責令改正決定書,但其在7月28日簽署的招股書上會稿中,并未有所披露。

    實際上,報告期內,亨迪藥業已注銷的子公司湖北百科格萊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萊藥業”)就曾被環保行政處罰。2019年5月22日,荊門市生態環境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荊環罰[2019]10號),認定格萊藥業合成藥廠一車間和二車間外排廢氣非甲烷總烴濃度以及廠界北無組織廢氣非甲烷總烴排放濃度超標,對其罰款60萬元。

    此外,2019年8月12日,荊門市稅務局稽查局對格萊藥業檢查發現,格萊藥業存在增值稅、城市維護建設稅、企業所得稅等稅種的違法事實,決定對其限期追繳少納稅款36.35萬元。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