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濤濤車業凈利猛增存疑研發費率2.76%墊底   與濤濤集團關聯頻繁涉嫌轉移資產規避債務

    濤濤車業凈利猛增存疑研發費率2.76%墊底   與濤濤集團關聯頻繁涉嫌轉移資產規避債務

    2021-10-18 08:00:4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富二代”創業,公司設立、增資款均來自父輩公司。然而,隨之而來的是,父輩公司財務危機爆發。

    浙江濤濤車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濤濤車業”)就是這樣的一家快速發展壯大的公司,目前正在IPO,但被廣泛質疑,父輩公司存在惡意轉移資產行為。

    曹馬濤設立濤濤車業、向其增資等,款項均來自其父母控制的濤濤集團。不僅如此,濤濤車業還向濤濤集團收購資產、無償受讓專利、商標等。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濤濤車業與濤濤集團等關聯方的關系剪不斷理還亂,不僅僅是關聯交易頻繁,且存在供應商重疊等問題。

    濤濤車業專注于戶外休閑娛樂兼具短途交通代步功能的汽動車、電動車及其配件、用品研發、生產和銷售,超過90%的收入來自境外市場。

    2020年,濤濤車業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2.11億元,同比增長近2倍。這一增速遠遠超過A股公司春風動力等同行。

    與之相關的是,濤濤車業研發費率行業墊底,公司產品退貨率較高。

    二代創業過億資金輸血成謎

    濤濤車業IPO的障礙,可能是與濤濤集團混為一團。

    根據招股書等公開信息,上世紀七十年代,浙江省麗水市縉云縣的曹桂成開始經商,通過家禽貿易、戲裝及爐具加工銷售積累了大筆財富。1985年,曹桂成兒子曹躍進開始經營五金鑄造生意,并于2004年與妻子馬文輝共同創立濤濤集團,主要聚焦于安全門領域。

    曹馬濤是家中獨子,以“濤濤集團業務繁雜,不符合未來發展定位”為由無意接班。最終他決定自主創業,并于2015年9月創立濤濤車業。這一年,他31歲。

    招股書披露稱,在創業之前,曹馬濤在美國全地形車、摩托車等相關市場深耕多年,具有豐富的行業與市場經驗,創業正是基于自身對行業和市場的判斷及個人興趣。

    濤濤車業設立之時,由曹馬濤和濤濤集團共同發起,注冊資本為3000萬元,股份總數為3000萬股,其中,2850萬股由曹馬濤認購。

    2017年6月,濤濤車業第一次增資,新增注冊資本4500萬元,由中濤投資全額認購。中濤投資系曹馬濤全資控股公司。

    一個月后,濤濤車業迎來首次股權轉讓,濤濤集團將其所持濤濤車業150萬股股份協議轉讓給曹俠淑,每股價格為1.29元,交易總價192.58萬元。曹俠淑系曹馬濤妹妹。

    至此,濤濤車業成為曹馬濤兄妹二人持股的公司。

    2018年10月,濤濤車業第三次增資,由眾久投資認購385萬股,眾邦投資認購75萬股,新增股份認購價格為每股8元。眾久投資、眾邦投資為曹俠淑控制的合伙企業,本次增資合計出資3091.92萬元。

    綜上,設立及增資濤濤車業,曹馬濤、曹俠淑分別出資7350萬元、3284.50萬元。這些合計1.06億資金來源在哪里呢?濤濤集團!

    根據招股書,設立之時的2850萬元認購款、首次股權轉讓的192.58萬元,源于祖父曹桂成的贈與。其中,2850萬元,90萬元現金直接存入曹馬濤賬戶,2760萬元來源于曹桂成個人銀行賬戶,但該賬戶卻同濤濤集團、曹躍進以及馬文輝混用,最終這筆巨資由濤濤集團銀行賬戶轉給曹馬濤。同樣,192.58萬元也是由濤濤集團銀行賬戶轉給曹俠淑的。

    超3000萬元贈與,是真是假,難以判斷。

    4500萬元增資款,其中700萬元明確為濤濤集團借款,剩余3800萬元則來源于出售廠房和馬文輝、曹俠淑及曹馬濤名下的上海別墅。此后,這筆款項陸續通過馬文輝和曹桂城賬戶支付給濤濤集團,再以償還債務的名義轉給了曹馬濤。

    濤濤集團為何又欠下了曹馬濤3800萬元債務?

    招股書稱,濤濤集團經營過程中存在曹桂成、曹躍進、馬文輝個人資金與濤濤集團資金混同的情形。曹桂成支付給曹馬濤的前述資金系曹桂成作為家族族長支持長孫創業意志而對曹馬濤的贈與,支付給曹俠淑的資金系曹桂成基于個人意志對曹俠淑的贈與,是家族資產的一種分配。

    曹俠淑的3091.92萬元增資款,是來自濤濤集團的借款。根據濤濤車業回復問詢,該筆借款以債權債務抵銷形式而結清。2017年,濤濤集團、呂高亮等被建行金華分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起訴至法院,法院報判令濤濤集團等支付借款本息金3875.44萬元,曹俠淑通過華融資產管理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受讓了上述債權資產。

    問題在于,曹俠淑受讓上述3875.44萬元債權資產的資金又來自何處,招股書并未披露。

    難以厘清的關聯交易

    上億資金成謎,濤濤車業的關聯交易也是一大謎團。

    成立于2015年的濤濤車業堪稱是高速成長。

    單純從經營業績數據看,2017年,濤濤車業實現營業收入4.86億元,凈利潤0.27億元。2018年,營業收入6.16億元、凈利潤0.39億元。到2019年,營業收入為7.52億元,同比增長21.93%,而凈利潤為0.72億元,同比增幅為84.04%,凈利潤增速明顯高于營業收入。

    2020年,更為神奇。這一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3.86億元,同比增長84.33%,凈利潤猛增至2.11億元,增速高達193.88%,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1.83億元,同比增速也達到194.59%,增速驚人。

    凈利潤、扣非凈利潤接近兩倍的增速,遠遠高于同行業上市公司春風動力、隆鑫通用等。

    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9.26億元,同比增長91.37%,凈利潤為0.99億元、扣非凈利潤0.9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6.20%、32.67%。

    為何在2019年、2020年凈利潤同比增速遠超營業收入,而在今年上半年遠低于營業收入?從2017年到2020年,短短三年,凈利潤累計增長6.81倍。

    濤濤車業的高速成長,與資產重組有關。

    根據招股書,濤濤車業先后向濤濤集團等關聯方5次資產收購、3次股權收購以及無償受讓商標和專利。正是在完成這些收購之后,濤濤車業的經營業績大幅增長。

    其中,2016年7月,濤濤車業向濤濤集團收購與全地形車、摩托車等相關的存貨及固定資產,交易價格2322.84萬元。備受質疑的是,濤濤車業在此次交易時,相關債務并未一同收購。對此,濤濤車業稱,由于原材料種類繁多、涉及供應商較多,如果將相關債務轉移給濤濤車業需要征得供應商同意,操作起來較復雜。

    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10年,濤濤集團就開始涉足摩托車等業務,并具備60萬輛沙灘車、50萬輛摩托車和30萬輛電動車的年產能。

    系列收購之后,濤濤車業與關聯方存在員工混用、客戶與供應商重合等諸多問題,濤濤車業與濤濤集團混為一團。如2018年至2020年,濤濤車業與濤濤集團分別存在71個、58個、61個重合供應商(剔除關聯方)。

    實控人認定為何只有曹馬濤

    從資金到資產,都來自關聯方,濤濤車業存在不少可疑之處。

    本次IPO,濤濤車業擬在創業板掛牌上市。創業板上市申請文件的審核問詢函也曾追問,實際控制人認定、與關聯方供應商重疊、與關聯方員工混用且公司員工系統編號不連續、關聯方轉賬等諸多問題,而其首要問題就是實際控制人認定。

    曹馬濤父親曹躍進是濤濤集團的實控人,同時擔任濤濤車業技術顧問。2017年3月29日至2020年3月28日的三年,曹馬濤曾“因工作需要出國時間較多,為考慮工作方便”為由,授權曹躍進代其行使濤濤車業董事長和總經理職權。

    奇怪的是,曹躍進及其實際控制的企業,包括濤濤集團并未持有濤濤車業股份。

    曹馬濤的妹妹曹俠淑直接間接控制有濤濤車業7.44%股權,2019年11月至今,曹俠淑任濤濤車業銷售員。

    作為曹馬濤的親屬,又是超過5%的重要股東,曹俠淑未被推選為公司董監高,是刻意為之還是另有原因不得而知。曹俠淑未被認定為實際控制人也讓人意外。

    備受關注的是,濤濤集團及其子公司翔遠實業、曹躍進、馬文輝曾為浙江一勝特工模具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大華電動工具有限公司、縉云縣新航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浙江新瑞薄板有限公司、永康君威工具有限公司、佰奧工貿共計6家企業提供擔保,擔保貸款本金合計3.05億元,共計涉及12家銀行,因前述企業未能如期償還債務,致使濤濤集團及其子公司翔遠實業、曹躍進、馬文輝需要承擔擔保責任。截至目前,剩余需要承擔擔保責任但尚未償還的金額為1584.75萬元。

    市場質疑,曹馬濤是在代曹躍進持股。還有一種聲音,那就是濤濤集團、曹躍進是為了規避債務而轉移資產。

    對此,濤濤車業在回復問詢函時稱,受讓濤濤集團及其子公司、曹躍進資產定價公允,收購資金已經支付完畢,并非濤濤集團、曹躍進為逃避債務惡意無償或低價轉移財產。

    濤濤車業的持續成長性也備受關注。

    作為一家高新技術企業,近幾年,濤濤車業的研發費率持續下降,2020年,其研發投入為3827.18萬元,占營業收入的2.76%。同期,同業可比上市公司春風動力、隆鑫通用、北極星、九號機器人、力帆股份、錢江摩托的這一指標值分別為5.22%、3.56%、4.21%、7.70%、4.08%、4.59%,濤濤車業的研發費率墊底,且其研發費率低于3%,已經不符合高新技術企業認定標準。

    濤濤車業退貨率較高。公司前五大客戶中,沃爾瑪和亞馬遜均存在較高的退貨率。

    2018年至2020年,沃爾瑪退貨率為8.45%、8.8%、7.33%,亞馬遜的退貨率為10.53%、8.75%、13.02%。

    濤濤車業稱,亞馬遜平臺統一規定“消費者收貨30日內可以無理由退換貨”,因此,導致線上銷售產品有一定的退貨比例。

    實際上,線下銷售也存在一定的退貨比例,上述同期,濤濤車業境外電動車及其他產品的線下銷售退貨率分別為16.70%、5.22%、5.71%。

    退貨率較高一定程度上說明產品存在質量問題或者是性價比不高。濤濤車業還因產品質量糾紛卷入訴訟。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