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泰慕士高度依賴迪卡儂存替代風險   “高新”資質存疑凈利連降兩年

    泰慕士高度依賴迪卡儂存替代風險   “高新”資質存疑凈利連降兩年

    2021-10-25 07:49:25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品牌服裝代工企業江蘇泰慕士針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泰慕士)雖然首發獲得通過,但其成長性、獨立性仍然備受質疑。

    10月21日,證監會第十八屆發審委2021年第113次會議審核了泰慕士IPO申請,給予放行,但仍然提出問題。

    老牌紡織企業泰慕士成立至今已近30年,5年前,三名自然人陸彪、楊敏及高軍出資億元將其買下。一旦其順利登陸A股市場,三人將實現暴富夙愿。

    不過,泰慕士有不少致命短板。公司前五大客戶向其貢獻超90%營業收入,其中,迪卡儂占比超過一半。不僅如此,迪卡儂還是泰慕士第一大供應商。

    大客戶與供應商重疊,高度依賴迪卡儂,泰慕士的獨立性存疑。一旦其供應商的地位被別的企業替代,泰慕士可能會陷入經營困境。

    泰慕士發展緩慢,經營業績呈下降態勢。2019年、2020年,其實現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接連下降。

    近年來,紡織服裝產業開始向生產成本更低的東南亞、非洲等地區轉移,隨著東南亞等地區相關紡織產業配套設施進一步完善,泰慕士存在成本及服務優勢喪失、經營業績大幅下滑風險。

    營收止步凈利連降

    作為IPO企業,泰慕士并沒有亮麗的經營業績,基本面反而顯得有些糟糕。

    經營業績數據顯示,2017年,泰慕士實現營業收入6.51億元,凈利潤0.70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0.65億元。2018年、2019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55億元、7.91億元,同比增長15.93%、4.85%。同期,公司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0.99億元、0.93億元,同比變動40.93%、-5.55%?鄯莾衾麧櫈0.92億元、0.90億元,同比變動42.41%、-1.66%。

    2020年,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降。其實現的營業收入為6.94億元,同比下降12.36%,凈利潤、扣非凈利潤為0.82億元、0.77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1.92%、15.21%。

    2018年至2020年是泰慕士本次IPO的報告期,報告期內,營業收入基本上是在7.50億元左右波動,而2019年、2020年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均表現為連續下降,且降幅在擴大。

    2020年,受疫情影響,不少企業經營受到沖擊,泰慕士的經營業績下滑在意料之中。但在2019年,其凈利潤出現下滑,卻屬于意料之外。

    今年以來,行業內大部分企業經營業績出現恢復性增長,泰慕士也不例外。今年上半年,公司預計實現營業收入為4.21億元至4.46億元,同比增長40.64%至48.99%;預計凈利潤為4200萬元至4500萬元,同比增長4.68%至12.16%,扣非凈利潤預計為4000萬元至4200萬元,同比增長12.57%至18.20%。

    2020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2.99億元,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40億元、0.36億元。今年上半年較去年同期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的預計增速上限均不到20%,考慮到去年基數稍低因素,據此判斷,公司的經營業績似乎尚未恢復到疫情之前水平,可能與2018年的高點相比,還有一段距離。

    未來,泰慕士的經營能否突破,是個未知數。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作為一家高新技術企業,泰慕士享受了系列稅收優惠政策,但公司似乎不符合高新技術企業標準。

    截至2020年底,公司技術人員174名,占員工總數的8.08%,未達到10%高新技術企業標準,況且,這174名技術人員是否為研發人員,也不可知。從員工受教育程度看,本科及以上學歷的只有68人,占比為3.16%,88.49%的員工為大專以下。

    “高新”成色不足,未來,泰慕士靠什么贏得客戶青睞?

    迪卡儂既為大客戶又是供應商

    代工、貼牌,缺乏自主品牌的紡織服裝企業泰慕士,在產業鏈中不僅沒有話語權,而且,似乎依附于大客戶。

    泰慕士主營業務為針織面料與針織服裝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為迪卡儂、森馬服飾、Quiksilver、Kappa、佐丹奴、全棉時代等知名服裝品牌提供貼牌加工服務,公司主要產品可以分為運動服裝、休閑服裝及兒童服裝。

    泰慕士稱,公司擁有在行業內具備領先優勢的縱向一體化針織服裝產業鏈,涵蓋了針織面料開發、織造、染整以及針織服裝裁剪、印繡花、縫制等諸多生產環節。公司表示,憑借領先的面料開發能力、穩定的產品質量和規;a能力,其已與迪卡儂、森馬服飾旗下巴拉巴拉品牌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與Quiksilver、Kappa、全棉時代、Okaidi、七匹狼、馬克華菲等品牌商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

    根據招股書,泰慕士的客戶集中度較高。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金額分別為6.93億元、7.29億元、6.40億元,分別占公司當期銷售收入的91.81%、92.12%、92.22%。其中,向迪卡儂銷售的金額分別為4.23億元、4.66億元、3.73億元,占比為56.05%、58.90%、53.84%。

    對于客戶集中度較高,泰慕士解釋稱,主要系在產能有限的情況下,優先滿足該等客戶采購需求。雖然未來隨著產能增長,公司客戶集中度較高的情形將有所緩解。但短期內,若該等客戶因自身經營情況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或公司與該等客戶合作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減少向公司的采購,將對公司的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備受關注的是大客戶迪卡儂,這是法國的一家服裝品牌商,在全球構建了龐大的運動服裝銷售體系,是全球知名服裝品牌之一。據披露,從1999年開始,泰慕士就與迪卡儂建立了合作關系,至今已有22年。

    泰慕士對迪卡儂存在較為明顯的依賴,迪卡儂不僅是公司第一大客戶,也是第一大供應商。報告期,公司向迪卡儂采購的金額占比分別為22.57%、25.16%、19.05%。

    客戶與供應商重疊,泰慕士與迪卡儂的交易是否公允等,令人起疑。

    在與迪卡儂的交易中,泰慕士處于從屬甚至是依附地位。僅從二者之間交易結算的賬期來看,二者之間采用銀行轉賬方式結算,泰慕士給予迪卡儂的賬期為3個月,而迪卡儂給予泰慕士的賬期只有1個月。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在中國大陸,迪卡儂擁有多家供應商,除了泰慕士外,還包括A股公司健盛集團、聚杰微纖等。因此,泰慕士存在被替代風險。

    此外,隨著紡織服裝產業開始向生產成本更低的東南亞、非洲等地區轉移,以及這些地區相關配套進一步完善等,泰慕士也存在被取代風險。

    實控人控制97%股權存內控缺陷

    泰慕士還存在內控缺陷,那就是實際控制人控制股權比例偏高,存在被實際控制人控制風險。

    泰慕士成立于1992年,近30年來,公司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自1992年至 2003年,系中外合資經營階段。公司由如皋玻纖廠和香港豐行共同出資36萬美元設立,由于公司主要客戶為日本英瑞,通過股權受讓,日本英瑞成為公司股東。日本英瑞系吳文貴家族實際控制的企業。

    第二階段為2003年至2016年,為外商獨資經營階段。在這期間,如皋玻纖廠退出泰慕士,由吳文貴家族獨自經營。

    第三階段為2016年至今,為內資企業階段。吳文貴本人年齡較大,同時,其家族對投資的產業進行了重新規劃和調整,擬退出泰慕士有限。在此情況下,泰慕士老員工陸彪、楊敏二人通過新泰投資出資1億元接下了泰慕士全部股權。

    此后,經過幾次股權結構調整,目前,泰慕士共計有6名股東,控股股東新泰投資持股60%,陸彪、楊敏分別持股13.50%,泰達投資、泰然投資各持股5%,剩下的3%由高軍持有。泰達投資、泰然投資也均為陸彪、楊敏實際控制的公司。

    截至目前,陸彪、楊敏實際控制有泰慕士97%的股權表決權,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二人為一致行動人。

    實際控制人控制了泰慕士97%股權,如果本次IPO順利上市,二人控制公司的股權比例仍然達到72.75%,處于絕對控股地位。實際控制人控制的比例偏高,存在內控風險。

    事實是,泰慕士存在被控股股東拆出資金2501.02萬元現象,還存在使用員工個人賬戶少量收款、現金交易和發工資的情形。

    泰慕士一個較為令人意外之處,是IPO前夕,公司關鍵人員辭職。

    2019年10月,剛剛完成股改制的泰慕士啟動IPO的計劃,也在此時,公司人事換屆,彭艷軍被任命為公司財務總監并兼任董秘。

    但在2020年8月,泰慕士遞交IPO申請前的三個月,彭艷軍突然提交辭呈。IPO申請關鍵期,財務總監、董秘彭艷軍這一關鍵人員突然辭職,難免讓人聯想到公司財務數據、內部管理等存在問題。

    目前,雖然泰慕士IPO審核獲通過,但是其能否順利拿到批文、掛牌上市,上市之后能否擺脫大客戶依賴等,均具有不確定性。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