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qsaik"></nav>
  • 長江商報 > 騰信股份“股王”跌落財報連遭質疑   扣非累虧3.84億實控人持股全被凍結

    騰信股份“股王”跌落財報連遭質疑   扣非累虧3.84億實控人持股全被凍結

    2021-10-28 07:29:54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蔡嘉

    昔日兩市“股王”騰信股份(300392.SZ)被自家高管“炮轟”財報真實性。

    10月26日晚間,騰信股份如期披露三季報。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87億元,同比減少68.0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下同)為-4047.58萬元,同比減少2014.53%。

    然而,騰信股份的業績報告第三次遭到公司高管投出棄權票或反對票。當日,騰信股份披露,公司董事吳智烽、黨國峻、張少華對三季報提出異議。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提出異議的三名董事雖然任職時間不長,但今年以來針對騰信股份的年報、半年報以及此次的三季報均提出了異議,并指出公司內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無法保證相關業務的真實性等。

    上述情況也反映出了騰信股份的內部治理混亂以及財務真實性存疑。而從其基本面來看,這家在2014年上市,股價一度超過貴州茅臺的昔日第一大高價股經營情況并不樂觀。

    自2014年上市后,騰信股份僅有三個年度扣除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盈利狀態。長江商報記者粗略計算,上市至今公司扣非后凈利潤累計已虧損3.84億元。

    此外,騰信股份控股股東、實控人徐煒曾在2018年就開始籌劃出讓控制權但多年來未有下文。截至今年9月末,徐煒所持的32.37%公司股份,基本全部處于質押和凍結狀態。

    公司董事連續三次對財報提出異議

    騰信股份的業績報告再次被自家高管提出異議。

    10月26日晚間,騰信股份披露三季報。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87億元,同比減少68.04%;凈利潤-4047.58萬元,同比減少2014.53%。其中,第三季度,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570.72萬元、37.85萬元,同比減少98.09%、96.66%。

    然而,當日騰信股份召開董事會對三季報進行審議的過程中,公司董事吳智烽、黨國峻、張少華對該議案投出了棄權票,對公司的三季報表示出了異議。

    其中,董事吳智烽認為,針對公司在違規擔保問題方面存在的內控制度缺陷,截至本次董事會召開日,未收到任何相關的整改報告,無法判斷公司是否依然存在違規擔保的情形或其他內控制度缺陷的問題,基于此,無法對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報告發表意見。

    而另兩名董事黨國峻、張少華則指出:“公司三季度報告顯示營業收入同比下降98.09%至570.7萬元,預付賬款同比上升289.3%至5.45億元,缺乏合理性。我們積極進行核實并查閱相關合同,但無法判斷大額預付賬款是否具備商業實質!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這已經是騰信股份高管連續三次對公司業績報告提出異議,且集中在今年。

    今年4月末,騰信股份披露2020年年報和2021年一季報,彼時公司董事吳智烽就分別對年報和一季報投出反對和棄權票,理由就包括公司在關聯方交易制度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缺陷,在會計資料檔案管理保存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內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無法保證相關業務的真實性等。

    8月末,騰信股份披露2021年半年報,公司董事張少華、黨國峻對此份議案投出反對票,董事吳智烽則投出棄權票,直指騰信股份正處于證監會立案調查期間,并且因違規辦理存單質押擔保事項于2021年6月15日被北京證監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并表示多次向公司詢問核實,未能獲得充分合理的信息判斷公司是否仍存在違規擔保問題。

    同時,三名董事還指出無法判斷公司貨幣資金是否受限及公司是否存在資金占用情況,以及部分會計科目的真實性。

    值得一提的是,對三季報持異議的三名董事在公司任期并不長。其中,連續三次對公司業績報告提出異議的董事吳智烽于2020年3月份開始擔任騰信股份董事,另一董事張少華同時也是騰信股份的財務負責人,任期起始日與吳智烽相同,黨國峻則在今年1月份被選舉為公司非獨立董事。

    曾經的百元高價股目前股價不足7元

    被自家高管“炮轟”內控嚴重缺陷以及業務不真實的騰信股份,經營狀況實際上并不樂觀。

    資料顯示,騰信股份是國內最早從事互聯網營銷服務的公司之一,2014年9月頂著“互聯網營銷第一股”的光環登陸創業板。

    上市后不久,騰信股份股價一路飆升,僅兩個月時間就由發行價26.1元/股上漲至158.51元/股,一度超過貴州茅臺,成為兩市第一高價股。

    不僅僅是上述三名高管反映的管理層面的問題,僅從騰信股份的基本面來看,公司近年來盈利能力不佳,在上市第三個年頭,公司業績就開始出現虧損。

    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7年,騰信股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39億元、14.52億元、13.49億元、16.24億元,凈利潤0.9億元、1.47億元、-2.66億元、-1.37億元。

    2018年,依靠出售資產公司雖然扭虧為盈,但好景不長,其實際盈利能力已經不復從前。2018年至2020年,騰信股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3.32元、14.81億元、8.91億元,凈利潤0.16億元、0.34億元、-1.05億元。

    若從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來看,2014年至2020年的七年間,騰信股份就有四年扣非凈利潤虧損。若算上今年前三季度,上市以來公司扣非凈利潤累計虧損3.84億元。

    而在去年年報中,騰信股份雖未識別與財務報告、非財務報告有關的內部控制缺陷,但此時董事吳智烽就內部控制自我評價報告的議案投反對票,監管部門也對這一情況進行問詢,公司表示將在今年9月底之前完成整改。

    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騰信股份的內控嚴重缺陷問題似乎仍未能得到解決,且高管內部分歧還在加大。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6月,騰信股份就曾籌劃易主。公司的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徐煒擬聯合第二大股東特思爾轉讓上市公司股份,讓渡控制權。但此后,特思爾順利完成股份轉讓,徐煒則因所持股份尚未解禁且均在減持比例限制,易主事項也就不了了之。

    截至今年9月末,徐煒直接持有騰信股份1.24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2.37%,有限售條件的股份數量為8848萬股,其所持公司股份基本上已經處于100%質押和凍結的狀態。

    截至10月27日收盤,騰信股份股價跌至6.39元/股,近四個月跌逾三成,總市值僅24.54億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疼死了大粗了放不进去视频
    <nav id="qsaik"></nav>